13261806348      13240196707
   18614049279      18612597469

【视频】云南蒙自传销组织借政府大楼编谎言诈骗15万人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09-10-25 19:00作者:龙绍华 石伟来源:CCTV经济半小时
Flash 动画
图片01:传销新模式:不会让人集中起来吃,住,上课,限制你的人身自由,更不会用暴力手段强迫你骗朋友来,记者到云南蒙自去调查的时候,看到的情形也确实如此,甚至你去考察项目,吃住行也都由介绍人负责,但是依然难掩传销行骗的本色。

  图片01:传销新模式:不会让人集中起来吃,住,上课,限制你的人身自由,更不会用暴力手段强迫你骗朋友来,记者到云南蒙自去调查的时候,看到的情形也确实如此,甚至你去考察项目,吃住行也都由介绍人负责,但是依然难掩传销行骗的本色。
图片02:这个投资3800就能赚来上千万的项目到底是个什么项目?按照传销的这些人的说法,这个项目暗含在几本西部大开发的书中,记者经过多方查询了解到,这几本书是盗用出版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的,是蛊惑人心的东西。
  图片02:这个投资3800就能赚来上千万的项目到底是个什么项目?按照传销的这些人的说法,这个项目暗含在几本西部大开发的书中,记者经过多方查询了解到,这几本书是盗用出版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的,是蛊惑人心的东西。
图片03:传销等人反复强调,蒙自的人力资源连锁项目是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一部分,为让新人相信,甚至在当地的豪华政府广场上做起了文章。
  图片03:传销等人反复强调,蒙自的人力资源连锁项目是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一部分,为让新人相信,甚至在当地的豪华政府广场上做起了文章。
  (记者:龙绍华、石伟 摄像:曾松)

  今天,我们来关注云南省蒙自县,一个神秘的发财项目,只要你投资3800元,就能赚回上千万。这到底是一个什么项目呢?我们的记者专门赶到了蒙自,一起来看看她的发现。

  投资3800赚来上千万,商机无限还是陷阱重重?

  在朋友的介绍下,记者认识了正在云南省蒙自县投资这个神奇项目的刘毅。一见面,刘毅就大谈项目如何赚大钱,但是到底是什么项目?回报率为什么会那么高,他却只字不肯提。

  “现在还是一个隐蔽阶段,今晚跟你说了,你肯定睡不着觉。”

  刘毅告诉我们,项目非常复杂,必须用三到五天的时间,才能了解清楚。第二天,刘毅带来了一位负责讲解的同行。

  “我们所做的这个行业的名字叫人力资源连锁业。”

  这位叫杨霞的女子介绍,要做这个人力资源连锁项目,每人至少得交3800元,申购一个资格,其中3800元中会返回1700元用作生活费用,以后只需发展三个人,每发展一个人,就可以得到直接提成,下面的人如果又发展了新人,你还能拿到间接提成。当名下的份额达到600份后,就可以出局,拿到这个行业最诱人的天价月工资。

  “那我究竟能拿多少钱,我这三字一些您可能感觉更诧异了,一个月可以拿到上百万。”

  杨霞说,3800元购买一个份额,但每人投资最多不能超过10份。而且每个人只能发展3个直接下线。

  “好多人来了,说我自己弄到600分,累计起来也就200多万,200多万之后,我上去之后就拿五百万,六百万,那不可以。”

  按杨霞的说法,这个人力资源项目,是国家正在秘密进行的西部大开发隐蔽项目。

  “它是一个什么路子,其实很简单,他就是国家借我们老百姓,这个人这个钱,这是他的一个政治目的,一个拉动内需刺激消费,一个带动当地经济。”

  对于这番描述,记者表示并不感兴趣。杨霞和刘毅相视一笑,似乎我们的反应,早在他们意料之中。

  “不是给你洗脑,不是,哪个听了都是传销,我从我身边看到陆陆续续好多人拿到钱,我才会进来,合法性怎了理解,你有什么疑问,你再跟你的朋友聊一下。”

  第二天上午,刘毅带记者来到一家茶馆,认识了一个姓皮的男同行。皮性男子告诉我们,这个连锁项目是当地秘密推行的一个项目,红河州的筑巢引凤工程,早就有暗示。

  “凤凰头上一个眼睛,他的意思是什么?国家给你一个扶贫台,国家给你一个非上枝头当凤凰的机会,如果你胆子小,认为是传销认为是非法,吓回去了,那么回去之后该种地的种地,该上班的上班,维持中东部和谐发展,没办法,胆子小,回去吧。”

  皮性男子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,向记者介绍了传销和他们这个连锁行业的不同。

  “传销,你有30个朋友,你不会拉10个,传销卖产品,产品的价格远远超过传销的价值,我们这个行业跟传销绝对不一样,你只能叫3个朋友,只有3个机会,传销做到什么级别,戴上家人,老婆孩子马来西亚旅游,我们这个行业就不一样,从你加入当时起,国家给你重大疾病全包,生小孩全包。”

  就在一个小区的门口,就悬挂着打击传销的标语,皮性男子告诉记者这样一番道理。

  “为什么这么挂,我告诉你,因为来的人太多了,房子修不起来,汽车拉不了人,很多人来了,这就是国家的宏观调控。”

  既然是国家西部大开发项目,为什么要秘密进行呢?午饭后,一位姓黄的男子出现了。

  黄姓男子重点讲的是国家西部大开发政策。可是,为什么这个项目投资3800元能够赚到上千万?又是什么部门在操作呢?对于记者打断讲解提出疑问,黄姓男子很不高兴。

  “你听不听得都不要问我了,当我说完,你想听也好不想听也好,你不想听就把头低下去就行了,好不好。”

  我们急于知道答案,也让刘毅很恼火。他告诉我们,是有一家叫深圳文斌贸易公司的企业,在负责具体运作这个项目,但是上级有规定,任何一个想入行的人,都必须用三五天时间,彻底了解这个项目,时间不到,了解不透彻,就不能参加。第二天,刘毅安排记者见到了一个自称姓万的老师。

  “深圳贸易公司,就是挂着一个名而已。”

  “为什么要挂一个名呢?”

  “你要反方向思维,逆向思维。”

  万老师带来了几本讲解西部大开发的书。他告诉我们,进入这个行业的规矩,就是一份听,二分看,七分悟。

  “国家实际的目的其实是二八分流,在这个城市里边来十个人留两个走八个,写书的人是知道内情的,肯定知道。”

  八路人马轮翻哄诈,新模式难掩传销行骗本色

  所有的人一出现,都会极力强调这个所谓人力资源连锁项目,绝不是传销。

  他们不会让人集中起来吃,住,上课,限制你的人身自由,更不会用暴力手段强迫你骗朋友来。我们记者到云南蒙自去调查的时候,看到的情形也确实如此,甚至你去考察项目,吃住行也都由介绍人负责。天上会掉那么大的馅饼吗?我们再深入他们内部去了解一下。

  调查过程中,刘毅刘告诉我们,按照行业内的规定,来考察的人必须要跟介绍人同吃同住同行,记者以居住条件不好拒绝后,刘毅特地安排我们,参观了一个同行刚刚租住的房子。

  “他这里很快就会叫人来,要考虑到下面发展,租得话一般最少是三居室,两室的一般不租。”

  刚入行不久的小杨告诉我们,一旦加入的话,介绍人要帮新来的人交一个月房租和押金,卖齐各种生活日用品。

  “被子、牙刷全部都要给他买,锅碗瓢盆都是他们买,要买,不买得话要给他钱。”

  “我说不要,他说不行,一定要买,这是个模式一定要传给你。”

  小杨说,现在来蒙自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多,租房子很不好租。人住的房子租金比同地段的商铺还要贵。

  “这个房子1000,地下的商铺多少钱?”

  “三百五百都有,一般都是铺面要比房子贵。”

  小杨告诉我们,入行后,上级还会给一笔包装费。他穿的皮鞋,西装,妻子用的一套化妆品,都是上级部门配发的。

  “3800进入这个行业也是小老板了,不能再穿的那么邋遢,要给你环套衣服,达到600分,包装费就要10万,那怎么包装,金表金戒指金项链,衣服都是名牌的。”

  刘毅说,目前在云南蒙自已经形成了一个多达15万人的连锁网,在这个网下,又发展了数不清的体系。得知记者是山东人后,刘毅特地安排了一个老乡跟记者交流。

  “你来了这里之后,吃喝住全部由人包,更重要的,没有人跟着你,限制你自由,我拿人格担保。”

  “是国家什么部门搞得这个事?”

  “国家还什么部门,温家宝,直接管我们这个行业的。”

  刘毅告诉我们,从事连锁业的人来自各种行业,当听说记者从事酒店管理之后,第三天上午,他又带来了一个做酒店业的同行。

  “国家非常聪明,第一个用这个方式带动落后地区,第二,让你有个翻身的机会,第三,我要打造一支经营队伍,抵制外货。”

  三天时间内,刘毅安排了7个人跟记者交流,当记者表示已基本了解清楚时,刘毅说,按照行规,上级已经安排了两个“成功人士”来跟我们传授经验。第三天下午,我们见到了一位姓车的高级经理。

  “我们看红河州政府,占地2000多亩,花了100多个亿,不管是房子哪里都是一个腐败工程,很多人得去坐牢,但没见抓一个人,这样一个建筑是想说明什么,我这里很安全。”

  在谈到每个参与者所投资的去向时,这位车经理介绍说,其中52%的钱在行业内部流通作为人员的工资报酬,3%是高级经理级别以上人员的分红保底提成,而另外45%由国家拿去做秘密投资了。

  “国家具体怎么去操控这个钱,我们具体不知道,反正中国五百强,这些企业,他是一个专用户头,每个城市只有一个专用户头,这个户头到底是国家的还是企业的还是个人的,不知道。”

  “户头是工商银行(5.20,0.10,1.96%)的?”

  “对,但是现在是没法查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中国政府还要以打击传销来保护这个行业,账户是保密的。”

  车经理向记者介绍,尽管行业规定每人只能发展三个下线,但其实想多投资还是有秘诀。

  “想买得多,把家里的身份证借来,自己的父母,自己的老婆,自己的老公,孩子,这些也不少,代为操作的,你找人借一个身份证,出局了给他10万。”

  最后安排见面的是领取百万月工资的黄经理。

  “你到现在挣到多少钱了?”

  “现在还不好说,不止100万,到了我这个级别的人,我不做,他要做,他不做,他要做,到最后,他做的,你们都有份,你们做的都是我的,就是享受这个过程。”

  “如果我叫不来人怎么办?”

  “我们这个行业就是互帮互助,我来两个朋友,我就放在你下面。”

  刚才这个姚经理说一句话挺有意思,享受过程。至于项目怎么投资赚钱,那是国家的事。

  这样的好事是不是真的存在?几个负责人给我们记者展示了一些神秘的证据。
#p#副标题#e#

  传销为何盯上了豪华政府大楼

  前面我们看到,刘毅等人反复强调,蒙自的人力资源连锁项目,是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的一部分,国家通过秘密投资让普通人飞上枝头做凤凰。

  不过,刘毅告诉记者,这决不是传销,而是国家进行西部大开发的真正意图。当地的政府广场,就暗含了很多关于这个项目的建筑密码。

  红河州政府面积之大,远远超过了记者的意料,刘毅告诉我们,这个政府广场占地1000多亩。走下来,至少得一个半小时。广场是连锁业的人每天集中交流的地方。记者注意到,傍晚时分,寂静的广场上突然出现了近千人,几乎都是三五成群,操着各地的口音,在谈论西部大开发人力资源连锁行业。

  “广场上这些人都是这个行业的人吗?”

  “全是。”

  刘义告诉我们,这里的很多建筑都暗含着连锁项目和行业规定。这头牛低头回望的造型就有深意。

  “为什么她的头没有这样,要转过去,就是进入这个行业要低调做人,不可以坐车,新朋友可以坐车,加入了就不能坐车,这是对你好,这叫前期节约后期不缺,把钱留着投资用。”

  广场上有一条弯弯曲曲的河,刘毅说,花费那么大力气,修一条弯曲的河,显然是政府别有用意。

  “有一种说法是跟本人要隔条河,不能一起搞,为什么是弯的呢?为什么叫亲戚来要骗他来,不能说能赚几百万,要拐着弯说,你以后叫亲戚,不能直说。”

  刘毅告诉我们,气派的区政府大楼,也隐藏着这个连锁项目,大楼的窗户是600扇,这预示着连锁业要发展到600份之后才能出局。

  刘毅告诉我们,就连广场一侧不太引人瞩目的这个造型,也暗藏玄机。

  “为什么眼睛里没有眼珠呢?”

  “这叫有眼无珠,你要没搞懂呢你就是有眼无珠,机会就错过了,那个锁,就是连锁。”

  按刘毅的说法,广场上这三个大碗的设计,预示着连锁产业只能发展三个人,州政府门口的这个狮子,之所以脚下会踩着一只小狮子,预示着你一旦抓不住天赐良机,子孙后代就再也没有翻身发财的机会。而广场上特地修建的这个大桥下,隐藏着一个龙头,更是有深意。

  “桥底下有一个龙头,因为我们这个是龙头行业,龙都是掉了墙壁上,为什么要藏在桥底下?这是个龙头项目,还处在隐蔽阶段。”

  刘毅说,龙头嘴里没有龙珠,也是预示了这行业的一条规矩。

  “为什么嘴里没有龙珠跑到底下去了,你兴奋的时候,嘴巴一说,龙珠就跑出来了,你打电话回去,这里有个什么项目,张口就说了,说了人家就不来了,我跟你说,我朋友叫我过来是开茶楼。”

  州政府门前的这个大柱子,按刘毅的说法,是说连锁项目不能一下子叫很多人来参加,得一个一个来。

  “都是一个一个叫过来。”

  “为什么一个一个过来,人多力量不是更大吗?”

  “他觉得不好,你觉得好,他是不是会把你牵走,为什么控制人流量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传销终是噩梦一场

  一个政府广场,被刘毅他们演绎出了这么多的故事,我倒挺佩服他们的想象力的,都能写本小说了。

  我的同事告诉我,红河州州政府和政府广场是一个花园式的广场,在蒙自县地图上就可以看到,大片绿颜色的就是州政府广场,甚至比当地最大的一个旅游景点,南湖还要大很多。广场上的很多设计,确实颇费心思,但是记者也在当地也做了一些了解,刘毅提到的那个大碗,是当地彝族家家户户都有的一个踩火盆,跟这个隐蔽工程毫无联系。

  这个投资3800就能赚来上千万的项目到底是个什么项目?按照刘毅这些人之前的说法,这个项目,暗含在这几本西部大开发的书中。我们经过多方查询,但没有找到书作者的联系方式,现在我们就来连线这几本书的出版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:

  “您好,请问是内蒙古出版社吗?”

  “您好,我是。”

  “我想查找一本你们出版社出版的书,书的名字叫民间资本与西部大开发战略,作者叫陈功。”

  “这是一本非法出版物,是盗用我们社名义出的。”

  “您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广西新闻出版局问过这个事情,说是那边传销比较严重,用这个东西,说是传销教材。”

  “您是说广西那边发现这本书是被当作了传销的教材?”

  “它就是一种宣传,蛊惑人心的东西。”

  看来,对于书中暗藏隐蔽项目的说法,是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。刘毅等人关于加入连锁产业,可以享受医疗保险,打电话免费等的说法,又是否真实呢?我们接着来看记者的调查。

  记者首先对刘毅提到的深圳文斌贸易公司进行了调查,在深圳市工商局的官方网站上,记者输入了这个企业的名字,查询结果显示,这家企业早在前几年就已经被注销。按照刘毅等人的说法,只要加入了这个行业,就可以享受医疗保险,甚至免费生孩子,事实到底是否如此呢?记者来到了当地的博爱医院。

  “外地来的人,要了发票回你们省报,我们只能报红河州内的,医院不给包外地人的,报不了的,没有联网。”

  “如果是外地来的人,生孩子相关的费用能免除吗?”

  “本地都不报,生孩子是不能报的,生孩子不参保的。”

  按照刘毅等人的说法,加入这个连锁产业,将会享受移动公司三元钱包月的特殊优惠,而连锁业内部人员打电话是全部免费的,记者随后来到了移动公司营业厅了解情况。

  “双方打电话是不要钱的。”

  “在集团内是不用钱的。”

  “对,你们买了号码之后我直接给你们办,你们俩打电话是免费的。”

  “现在能办吗?”

  “能办。”

  “我们还没交钱呢。”

  “交什么钱?”

  “3800的钱。”

  “3800,没有这个说法,不存在,谁来办都可以。”

  移动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,优惠活动是针对全市市民的,只要两个人以上就可以办理,并不需要加入连锁业这样的条件限制。当记者提到有关连锁业的情况时,大厅另一侧的一男一女,突然靠近过来,对记者频频使眼色。

  这一男一女使完眼色后就匆匆离开了,正当记者疑惑的时候,刘毅很不高兴地找过来了。

  “刚刚你们去那里,我有个朋友在那里,一个女孩子,叫谢荣,是我们这个体系的,把他下一跳,你跟本地人说3800,他怎么马上就给你打电话了,这个就不能让本地人知道。”

  “当时一个小伙子老跟我眨眼,我不明白什么意思。”

  “你以后回去给你朋友打电话,都不能说3800这件事,在政府广场聊3800没事,马路上都不能说,当地人听说了,他要举报你。”

  刘毅所说的这个人力资源连锁产业,到底是否合法呢?记者随后以举报者的身份,来到了当地工商局。

  “绝对是传销,他如果是直接说传销,人就不会来了。他就是打着这个旗号。西部大开发连锁经营,把你骗来。”

  “他就是一个非法传销,打着西部大开发的谎言,引诱同乡同学同窗和有一些战友,来从事传销。”

  “那会不会果真存在这样一个秘密进行的西部大开发的项目,是你我不知道的?”

  “没有,我们为了这个事,专门到招商引资办,有没有这个情况,没有,明确答复的。”

  记者在红河州州政府了解到,从2003年州政府搬到蒙自县之后,红河州的传销就开始了。这些人大多数来自湖南、四川、辽宁、新疆、福建等地,他们编造了各种借口和理由,把自己的亲戚朋友骗到蒙自从事传销活动。几年来,屡打不绝。

  “自传销泛滥比较严重,主要是现在传销特点,不像以前,大众化的,组织培训,现在它是采用家庭式的,一家一户的,七八人是一家,一对一的帮扶,一对一的欺骗,把你引上贼船,比较难以打击。”

  对于州政府暗含建筑语言的说法,政府工作人员觉得非常荒唐。西部大开发是党中央做出的重大战略部署,针对这一战略决策,肯定会有一些相关的配套措施,优惠政策,但是政策一定是公开的、透明的,不可能有暗中保护的项目。

  “这些根本是无稽之谈,根本不存在的,这些事情散布谣言,主要是为了宣传,欺骗的需要。”

  “很多人跟我们反映说,他们之所以选择蒙自的原因,就是因为这个豪华的政府大楼,因为在他们的判断来看,西部不可能有这么豪华的一个办公大楼,那里面一定暗含了国家不能明说的含义在里面。”

  “那我不清楚,广场大是好事啊,人民富裕了,房子大一点,好事,我认为是好事,但是很多人正是利用了广场的大和豪华来做文章,不可能广场这么大,这个是跟经济文化发展水平是相当的。”

  “你不觉得他过于豪华吗?”

  “那不是我考虑的事情。”

  从刚才的调查不难看出,这个所谓人力资源连锁项目,就是一种新型传销。它跟以往的传销有很大不同,采用一家一户式的分散活动,不但难以打击,而且迷惑性很强,而且不再像以往那样集中上课,而是用五天的时间,对被骗来的人进行集团式的“轰炸”,各种成功人士、高级经理天天来给你一对一的洗脑,让你逐步陷进去。

  我想,刚才那两个给记者使眼神的人,包括刘毅当时担心被人举报等等这些细节,已经告诉我们,他们对于这样的传销骗局,其实心知肚明,只不过是想把更多人拉进这场骗局,来帮助他们实现一夜暴富的梦想。但是,他们费尽心思,最后的结果到底会是什么呢?在蒙自县的一次打击活动中,一位连锁业的高级经理被警方抓获,来听听他的说法。

  张某是从2004年开始来到蒙自从事传销的,在发展到200份以后,他就再也叫不到人了,在高层领导的授意下,他开始扮演起了假高级的身份。

  “他说我就对外边说你是上高级了,其实我没有上高级,他说这样你叫人也好叫,每个月有那么多钱拿。”

  即使是扮演假高级,张某发现,想做到600分还是根本不可能,为了尽快出局拿到天价工资,他把做生意赚来的60万元,以亲人的名义购买了200多个份额,放在了自己名下。

  “我始终做不到600分,他就叫我补两条经理线,我又从家里贷款,贷了50万来买经理线,买上去之后,第二月之后就找他拿6—10万的保底工资,他原来跟我讲,其实根本没有的,我就找他退钱,他说退钱不肯退,我们上面高级那么多人,都全部分完了。”

  “没有到六百份什么事情都不知道,到了六百份才知道。”

  “都是被他们高级分掉了,后来她说的很清楚,全部都分完了。”

  “知道骗局是太晚了。”

  看来,被传销分子称之为一生只有一次的发财项目,其实就是策划者们收钱分钱的游戏,告诉我们,业内的高级经理们都知道,这样人头拉人头的游戏,链条迟早会断掉。在蒙自采访期间,记者遇到了不少当初被骗来搞传销至今有家不能回的人。

  “骗人的,说是隐蔽的项目,没有,都是假的。”

  在蒙自县搞了四年传销的小李告诉我们,四年间,他和妻子卖掉了老家的房子和田地,投入了十几万元,被骗来搞传销。夫妻俩叫来了30多个的亲戚朋友,一度发展到了100多份,但是从去年开始,小李的下线就再也没有叫到人。为了生活,小李租了当地一个出租车司机的车,利用晚上时间拉活赚钱。仍然在搞传销的妻子,白天要帮同行出工作,晚上则要出来卖气球糊口。

  “100多份,当经理了。”

  “当经理了又干不下去了?”

  “不好叫人,零五年我就来了。”

  “你不干了,钱退给你了?”

  “不退。”

  在州政府广场上,记者还遇到了卖棉花糖的刘伟。刘伟一家三年前年被朋友骗来蒙自县,稀里糊涂的加入了传销。

  “今天没出工作?最近做得好吗?”

  “没有,没有人来啊。”

  “你们多长时间没叫来人了。”

  “两三个月吧。”

  “不是会返一部分做生活费吗?”

  “来人返,没有人来就没有。”

  “没有人来就没有生活来源了?两三个月不来人你不着急?”

  “着急也没有办法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不走呢?”

  “上了这条贼船,我回家也找不到合适的活,要能找到合适的活,谁还在这里。”

  “不是说叫不来人,上面的人会帮你叫吗。”

  “他也不会帮你多少的。”

  “我准备过一段时间叫我弟弟过来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说?”

  “骗嘛,这没办法,都是骗的。”

  半小时观察:打击传销需要全民参与

  这些传销者的命运真是让人又可怜又可气,一方面他们深陷骗局身不由己,另一方面为了自己能早日脱离苦海,他们又不断把无辜的亲戚朋友拉入进来。

  正因为这样,传销这个脏雪球所以才越滚越大,而且还不断滚出新花样来。今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》,增加了一个新罪种: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,无疑对传销行为会起到震慑作用,但传销隐蔽性、欺骗性特别强,执法人员很难发现,普通公民很难防范,即使发现了也很难拿到有力的违法证据。在确定“传销罪”之后,还有必要进一步制定相关的监管举报奖励制度,发挥全体公民打击传销的积极性,配合执法部门执法,真正让传销无处藏身。


咨询点这里